<menu id="6c2uq"></menu>
  • <object id="6c2uq"><label id="6c2uq"></label></object>
  • <strong id="6c2uq"></strong>

    資訊中心

    百度熊掌號

    未來的感官世界是怎樣的?AR將衍生下一個大型技術平臺:鏡像世界

    2019-02-27 13:57:21來源:前瞻網 Evelyn Zhang 閱讀量:17415

    導讀:目前,通過AR頭戴設備只能看到鏡像世界的微小片段。這些虛擬碎片一塊一塊地拼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共享的、持久的、與真實世界平行的世界。
      【中國智能制造網 技術前沿】AR將衍生出繼互聯網、社交媒體后的下一個大型技術平臺。近日,《連線》雜志創始執行編輯、《失控》作者凱文·凱利指出——這就像一個鏡像世界,現在已經初現端倪,但還未有人真正地挖掘出其中的金礦。它將是人類偉大的成就,為數十億人創造新的財富,帶來新的社會問題和無數的機會。
    未來的感官世界是怎樣的?AR將衍生下一個大型技術平臺:鏡像世界
     
      1)AR創造的鏡像世界——繼互聯網、社交媒體后的第三大技術平臺
     
      電視節目MythBusters的Savage-star發布了一個視頻,回顧了他去年的“喜歡的東西”。2018年,大亮點之一是一套Magic Leap的增強現實(AR)眼鏡。在充分注意到產品的炒作和用戶們強烈反應之后,Savage描述了他在辦公室樓上的家中試戴耳機時的體驗與感受。“我打開它,能聽到鯨魚的聲音,”他說,“但我看不到它。我在辦公室里不斷尋找它。然后它在我的窗戶——我的建筑外面游泳!所以眼鏡掃描了我的房間,它知道我的窗戶是門戶,它讓鯨魚像在街上游泳一樣。我感覺自己實際上已經窒息了。”在眼鏡的另一邊,Savage遇到的是鏡像世界(Mirror World)的一瞥。
     
      鏡像世界還沒有完全存在,但它即將到來。有一天,現實世界中的每個地方和事物——每一條街道、燈柱、建筑物和房間——都將在鏡像世界中擁有全尺寸的數字雙胞胎。目前,通過AR頭戴設備只能看到鏡像世界的微小片段。這些虛擬碎片一塊一塊地拼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共享的、持久的、與真實世界平行的世界。
     
      作家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設想了一張與其所代表的領土完全相同的地圖。“隨著時間的推移,”博爾赫斯寫道,“制圖師協會繪制了一張帝國地圖,地圖的大小與帝國的大小相同,并且與帝國地圖上的每一點都相互吻合。”我們現在正在制作這樣一張幾乎難以想象的1:1地圖,這個世界將成為下一個偉大的數字平臺。
     
      Google Earth長期以來一直指向了這個鏡像世界的樣子。我的朋友Daniel Suarez是一位的科幻小說作家。在他近的一本書《Change Agent》中,逃亡者逃離馬來西亞沿海。他對路邊餐館和風景的描述完全描述了我近在那里開車時看到的情況,所以我問他何時去旅行。 “哦,我從未去過馬來西亞,”他羞怯地笑了笑。“我有一臺帶有三臺聯動顯示器的電腦,我打開了Google Earth。幾個晚上,我在街景的馬來西亞AH18高速公路上開車。“蘇亞雷斯式的野人——看到了鏡子世界的粗糙版本。”
     
      它已經在建設中。在世界各地科技公司的研究實驗室深處,科學家和工程師正在競相建造覆蓋實際地方的虛擬場所。至關重要的是,這些新興的數字景觀將會感覺真實;他們將展示景觀設計師所稱的地方。Google地圖中的街景圖像只是外觀,平面圖像銜接在一起。但是在鏡像世界中,虛擬建筑將擁有體積,虛擬椅子將展示椅子本身的舒適性,虛擬街道將具有層次的紋理、間隙,這些都傳達了“街道”感。
     
      鏡像世界——耶魯大學計算機科學家大衛·蓋爾納特(David Gelernter)首先推廣的一個術語——不僅反映了某些東西的外觀,還反映了它的背景、意義和功能。我們將與它進行互動,操縱它,并像我們現實世界一樣體驗它。
     
      起初,鏡像世界在我們看來是一個覆蓋現實世界的高分辨率信息層。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虛擬名稱標記懸停在我們之前遇到的人面前。也許一個藍色的箭頭向我們展示了轉彎的正確位置。或有用的注釋錨定到感興趣的地方。(與VR的黑暗、封閉護目鏡不同,AR眼鏡使用透視技術將虛擬幻影插入現實世界。)
     
      終,我們可以搜索真實的物理空間,就像我們搜索文本那樣——“找到我所有的沿著河流朝向日出的公園長椅。”我們將物體超鏈接到物理網絡,就像在互聯網中一樣,從而產生奇妙的利益和新產品。
     
      鏡像世界將有自己的怪癖和驚喜。它充滿好奇的雙重性質,融合了真實和虛擬,將使現在無法想象的游戲和娛樂。PokémonGo只是暗示了這個平臺幾乎無限的探索能力。
     
      這些例子是微不足道的、基本的,相當于我們對互聯網將會出現的早、蹩腳的猜測,就在它誕生之初——早期的美國在線早期的Compu-Serve。這項工作的真正價值將來自所有這些原始元素的數以萬億的意想不到的組合。
     
      個大技術平臺是網絡,它將信息數字化,使知識受到算法的影響;它由谷歌主導。第二個偉大的平臺是社交媒體,主要在手機上運行。它將人們數字化,并將人類行為和關系置于算法的力量之下,并由Facebook和微信來統治。
     
      我們現在處于第三個平臺的曙光之中,這個平臺將數字化世界其他地區。在這個平臺上,所有的東西和地方都是機器可讀的,受算法的影響。無論誰占據這個宏偉的第三平臺,都將成為歷史上富有、有權勢的人和公司之一,就像那些現在統治前兩個平臺的人一樣。此外,與其前身一樣,這個新平臺將釋放其生態系統中數千家公司的繁榮,以及在機器可以讀取世界之前無法實現的一百萬個新想法和問題。
     
      2)未來可期:AR鏡像的多行業應用已經來臨
     
      鏡像世界的幻象就在我們身邊。也許沒有什么在證明虛擬和物理的結合時會比比Pokémon Go更好,這種游戲將虛擬角色沉浸在室外的真實感現實之中。
     
      Pokémon Go的鏡像世界的Alpha版本已被至少153個國家的數億玩家所接受。Niantic是創建PokémonGo的公司,由約翰·漢克(John Hanke)創立,他是Google Earth的創始人之一。
     
      如今,Niantic的總部位于舊金山碼頭旁的渡輪大廈二樓。寬敞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海灣和遠處的山丘。辦公室里到處都是玩具和拼圖,包括精心設計的以船為主題的逃生室。
     
      Hanke表示,盡管AR開辟了許多其他新的可能性,但Niantic將繼續專注于游戲和地圖作為利用這項新技術的佳方式。游戲是技術孵化的地方:“如果你能為游戲玩家解決一個問題,你就可以為其他人解決這個問題,”Hanke補充道。
     
      但游戲并不是鏡像世界的碎片出現的唯一場景。除了Magic Leap之外,微軟也是AR生態中的一大競爭者,自2016年以來一直在生產HoloLens AR設備。HollLens是一款AR頭顯。一旦打開并啟動,HoloLens會映射您所在的房間。然后您可以用雙手操縱漂浮在您面前的菜單,選擇要加載的應用程序或體驗。一種選擇是將虛擬屏幕掛在您面前——就如同筆記本電腦或電視屏幕上那樣。
     
      微軟對HoloLens的愿景很簡單:它是未來的辦公室。無論您身在何處,都可以根據需要插入任意數量的屏幕,并從那里開始工作。根據風險投資公司Emergence的說法,“全球80%的員工都沒有辦公桌。”其中一些無桌面工作人員現在在倉庫和工廠佩戴HoloLenses,建立3D模型并接受培訓。近特斯拉申請了兩項在工廠生產中使用AR的專利。物流公司Trimble使用內置的HoloLens制作安全認證的安全帽。
     
      在2018年,美國陸軍宣布購買多達100,000個HoloLens頭戴設備的升級型號,用于辦公室以外的工作:在戰場上比敵人領先一步并“增加殺傷力”。事實上,與家庭環境相比,你更可能在上班的時候戴上增強現實眼鏡。(即使是備受詬病的Google Glass頭戴設備,也會在工廠中取得平靜的進展。)
     
      在鏡像世界中,一切都將實現配對。20世紀60年代,NASA工程師在20世紀60年代開創了這一概念。通過保留他們發送到太空的任何機器的副本,他們可以對故障組件進行故障排除,而對應的組件卻遙在數千英里之外。這些雙胞胎演變成計算機模擬-數字雙胞胎。
     
      通用電氣(GE)——世界上大的公司之一,生產了極其復雜的機器:電力發電機、核潛艇反應堆、煉油廠控制系統、噴氣渦輪機。這些大型的機器設備一旦發生故障,很容易導致傷亡。為了設計、構建和操作這些巨大的裝置,通用電氣借用了NASA的訣竅:它開始創造每臺機器的數字雙胞胎。例如,噴氣渦輪機序列號E174可以具有相應的E174多普勒指示器。其每個部件可以在空間上以三維方式表示并且布置在其相應的虛擬位置中。在不久的將來,這種數字雙胞胎基本上可以成為引擎的動態數字模擬。但這款全尺寸3D數字雙胞胎不僅僅是一張電子表格。復刻再現了原物體的體積、大小和質地,它就像一個化身。
     
      2016年開始,通用電氣將自己重塑為“數字化工業公司”,將其定義為“物理和數字世界的融合。”這是另一種說法是建立鏡像世界的方式。數字雙胞胎已經提高了使用通用電氣機器的工業過程的可靠性,如煉油或制造設備。
     
      就其本身而言,微軟已經將數字雙胞胎的概念從對象擴展到整個系統。該公司正在使用AI“構建整個工廠車間發生的沉浸式虛擬復制品。”對于一個巨大的六軸機器人工廠進行故障排除的佳方法莫過于使用相同尺寸的虛擬雙胞胎覆蓋機器,可見AR齒輪。維修技師們能非常透徹地見證虛擬世界帶來的便利。他們可以研究虛擬疊加層,以查看實際零件上突出顯示的可能有缺陷的零件。總部的專家可以在AR中分享維修技師的意見,并在她處理實際部件時引導她的雙手進行操作。
     
      終,一切都將擁有數字雙胞胎。而且發生的速度比你想象的要快。家居用品零售商Wayfair在其在線家居產品目錄中展示了數百萬種產品,但并非所有照片都是在照相館拍攝的。相反,Wayfair發現為每個項目創建一個三維、照片般逼真的計算機模型會更便宜。你必須仔細觀察,才能分辨出Wayfair網站上廚房器具產品其實是假的、虛擬的。當您今天瀏覽公司的網站時,您就看到了一個鏡像世界。
     
      Wayfair現在將這些數字物品放在現實世界之中。“我們希望你從家里購買你的家用產品,”Wayfair聯合創始人Steve Conine說。它發布了一款AR應用程序,它使用手機的相機來創建內部的數字版本。然后,應用程序可以將3D對象放置在房間中,并在移動時保持固定。只需一只眼睛看著手機,您就可以在虛擬家具周圍走動,營造出立體感場景的幻覺。然后,您可以在您的書房放置一個虛擬沙發,在房間的不同位置嘗試嵌合度,并變換面料圖案看效果。你所看到的與你得到的非常接近。
     
      當購物者在家中嘗試這樣的服務時,他們“購買的可能性增加了11倍”,據Houzz類似的AR應用程序的負責人Sally Huang說。這就是AR的風險投資者奧里·安巴爾(Ori Inbar)所說的“將屏幕上的互聯網移動到現實世界中”。
     
      為了讓鏡像世界完全上線,我們不僅需要擁有數字雙胞胎的一切——我們還需要建立一個物理現實的3D模型來放置這些雙胞胎。消費者在很大程度上自己會這么做:當有人通過設備凝視某個場景時,特別是可穿戴的眼鏡,向外看的微型嵌入式攝像頭將映射他們所看到的內容。這些相機只能拍攝像素,這并不意味著什么。但是嵌入在設備中,云中或兩者中的人工智能將理解這些像素;它將確定你在一個地方的位置,同時它正在評估那個地方的東西。技術術語是SLAM同步定位和映射——現在正在發生。
     
      例如,初創公司6D.ai構建了一個開發AR應用程序的平臺,可以實時識別大型對象。如果使用其中一個應用來拍攝街道照片,它會將每輛車識別為一個單獨的汽車對象,每個街燈都是一個不同于附近樹木物體的高大物體,而店面則是汽車后面的平面物——將世界劃分為有意義的秩序。
     
      而且該順序將是連續的和連接的。在鏡像世界中,物體將與其他物體相關。數字窗口將存在于數字墻的環境中。而不是由芯片和帶寬產生的連接,連接將是由AI生成的上下文。然后,鏡像世界也創造了長期以來的物聯網。
     
      手機上的另一個應用程序Google Lens也可以看到離散的對象。它已經足夠聰明,可以識別狗的品種、襯衫的設計或植物的種類。很快這些功能就會整合起來。當你用魔術眼鏡環顧你的起居室時,系統將把它全部一塊一塊地拿走,告訴你這是墻上的框架蝕刻,有四色壁紙,這是一個白玫瑰花瓶,這是一個古老的波斯地毯,在這里是一個很好的空位,你的新沙發可以放那。然后它會說,根據您在房間里已經擁有的家具的顏色和風格,我們推薦這種顏色和風格的沙發。你會喜歡的。我們可以推薦這款很酷的臺燈嗎?
     
      增強現實是支撐鏡像世界的技術;這是一個尷尬的新生兒,但它將成長為一個巨人。“鏡像世界讓你沉浸其中,而不會把你從空間中移開。你仍然存在,但在現實的另一面。當Frodo穿上One Ring時想想。他們不是讓你脫離世界,而是與它建立了新的聯系,“Leap Motion的前創意總監松田敬一(Keiichi Matsuda)寫道,Leap Motion是一家為AR開發手勢追蹤技術的公司。
     
      鏡像世界的興盛,正在等待廉價、永遠在線的可穿戴眼鏡。人們越來越多地猜測,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可能正在開發這樣的產品:蘋果公司一直在大量招聘AR方面的人才。它近收購了一家名為Akonia Holographics的創業公司,專門生產薄而透明的“智能玻璃”鏡片。“增強現實將改變一切,”蘋果公司執行官蒂姆·庫克在2017年底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我認為這是意義深遠的,我認為蘋果公司在這一領域處于領先地位。”
     
      但你不需要使用AR眼鏡;你可以使用幾乎任何類型的設備。今天你可以用谷歌的Pixel手機做到這一點,但沒有令人信服的存在。即使是現在,像手表或智能衣服這樣的可穿戴設備也可以檢測到原始鏡像世界并與之互動。
     
      3)整合現實與互聯網的一切:真實時間、空間、角色都將被顛覆
     
      連接到互聯網的一切都將連接到鏡像世界。任何連接到鏡像世界的東西都會在這個相互關聯的環境中看到并被其他所有東西看到。手表將檢測椅子;椅子會檢測電子表格;即使在袖子下,眼鏡也會檢測到手表;平板電腦將看到渦輪機的內部;渦輪機將看到他們周圍的工人。
     
      大規模鏡像世界的崛起將部分依賴于目前正在進行的根本性轉變,遠離以電話為中心的生活,轉向兩百年前的技術:相機。要重新創建一個與地球三維一樣大的地圖,不要少——因為你需要從各個角度一直拍攝所有地方和事物,這意味著你需要擁有一個充滿照相機的星球。
     
      我們通過減少相機來定位可以放置在任何地方和任何地方的電眼,從而制造出分布式全視角攝像頭網絡。就像之前的計算機芯片一樣,攝像頭每年都在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便宜。大多數這些較新的人工眼睛都會在我們自己的眼前、眼鏡或接觸面前,因此無論我們在哪里看到,都會捕捉到那個場景。
     
      攝像機中的重原子將繼續被一些失重的軟件取代,將它們縮小到每天24小時掃描環境的微觀點。
     
      新技術賦予新的超級力量。我們使用噴氣式飛機獲得超快速度,使用抗生素獲得超強治療能力,使用收音機進行超級聽力。鏡像世界則帶來的是超級的視覺與感官。我們將擁有一種能夠通過虛擬重影看到物體的X射線視覺,將它們爆炸成組成部分,能夠在視覺上解開它們的電路。正如前幾代人在學校獲得文本素養,學習如何掌握書面文字,從字母到索引,下一代將掌握視覺素養。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將能夠在3D景觀內創建3D圖像,幾乎與今天可以輸入的一樣快。他們將知道如何搜索所有為他們頭腦中的視覺創意而制作的視頻,而無需語言。顏色的復雜性和透視規則將被普遍理解,就像語法規則一樣。這將是光子時代。
     
      但重要的事情是:機器人會看到這個世界。事實上,這已經成為自動駕駛汽車和機器人看到當今世界的視角,現實世界融合了虛擬陰影。當一個機器人終于能夠走在繁忙的城市街道上時,它所擁有的視角將成為該街道的鏡像世界版本。機器人在導航方面的成功將取決于先前已繪制的道路輪廓,即人行道上的燈柱和消防栓的現有3D掃描,交通標志的市政位置,門口和商店櫥窗上的精致細節。
     
      當然,就像鏡像世界中的所有互動一樣,這個虛擬領域將在物理世界的視野中分層,因此機器人也將看到人們走過時的實時動作。AI駕駛汽車的情況也是如此——他們也將沉浸在鏡子世界中。他們將依賴平臺提供的完全數字化的道路和汽車版本。移動物體的大部分實時數字化將由其他汽車在他們自己周圍行駛時完成,因為機器人看到的所有東西都將被立即投射到鏡像世界中,以利于其他機器。當機器人看起來時,它將既看到自己并為其他機器人提供掃描。
     
      在鏡像世界中,虛擬機器人也將體現出優勢來;它們將獲得虛擬的3D逼真外殼,無論是機器、動物、人類還是外星人。在鏡像世界中,Siri和Alexa等代理商將采用可以看到和看到的3D形式。他們的眼睛將成為矩陣的十億眼睛。他們不僅可以聽到我們的聲音,還可以通過觀看我們的虛擬化身,看到我們的手勢,并了解我們的微表情和情緒。他們的空間形式——面孔、四肢——也會增加他們與我們互動的細微差別。鏡像世界將是我們遇到AI的急需的界面,否則它們是云中的抽象精神。
     
      還有另一種方法來查看Mirror World中的對象。它們可以是雙重用途,在不同的平面上執行不同的角色。“我們可以拿起一支鉛筆,用它作為魔杖。我們也可以將我們的桌子變成觸摸屏。”松田寫道。
     
      我們不僅會弄亂對象的位置和角色,還會弄亂時間。假設我正沿著哈德遜河旁邊的一條小路走,真正的哈德遜河,我注意到我的觀鳥朋友會熱切地想知道一個窩的位置,所以我沿著路徑給她留下一個虛擬的筆記。它一直存在,直到她經過。我們看到了與Pokémon Go持續存在的相同現象:虛擬生物留在真實的物理位置,等待被人們發現。時間是鏡子世界中可以調整的維度。與現實世界不同,但非常類似于軟件應用程序的世界,您將能夠向后、向前滾動。
     
      想要看到某個地方的之前發生了什么,只需恢復到保存在日志中的早期版本。整個鏡像世界就像一個Word或 Photoshop 文件,你可以一直“撤銷”它們。
     
      藝術家可能會創造一個地方的未來版本。這樣巧妙的世界建筑的逼真程度將是革命性的。這些向前滾動的場景將會有很大的現實意義。這樣看來,鏡像世界更好的一個稱呼應該是4D世界。
     
      4)AR鏡像的商業化將帶來比以往平臺更豐厚的回報與利潤
     
      就像之前的網絡和社交媒體一樣,鏡像世界將展開并發展,產生意想不到的問題和意想不到的好處。從業務模型開始。我們會嘗試用廣告的快捷方式來啟動平臺嗎?也許吧。我已經足夠大了,在它允許商業活動之前就能記住互聯網,而且它的成長太過分了。一個沒有商業價值的鏡像世界將是不可行和不可取的。然而,如果唯一的商業模式引起我們的注意,那么我們就會有一場噩夢——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的注意力可以通過更高的分辨率進行跟蹤和指導,從而使其容易被利用。
     
      在宏觀尺度上,鏡像世界將展現出增加回報的關鍵特征。人們使用它越多,它就變得越好。它越優化,人們又會更多地使用它,這是一個循環。這種自我強化的電路是平臺的主要邏輯,這就是為什么像網絡和社交媒體這樣的平臺增長如此之快和如此巨大的原因。但這種動態也被稱為贏家通吃;這就是為什么一方或兩方主宰平臺的原因。我們現在正試圖弄清楚如何應對這些自然壟斷,這些奇怪的新動物如Facebook、谷歌和微信,它們具有政府和企業的特征。為了進一步混淆視野,所有這些平臺都是集中化和分散化的混亂組合。
     
      從長遠來看,鏡像世界只能維持自己的實用性。像水,電或寬帶等其他公用設施一樣,我們必須支付定期的經常性費用——訂閱。如果(如果)我們相信我們從這個虛擬的地方獲得真正的價值,我們將很樂意這樣做。
     
      鏡像世界的出現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們所有人。我們知道居住在雙重世界中會產生嚴重的生理和心理影響;我們已經從生活在網絡空間和虛擬現實中的經驗中學到了這一點。但我們不知道這些影響是什么,更不用說如何為它們做準備或避免它們。我們甚至不知道使AR的幻覺起作用的確切認知機制。
     
      大的悖論是,理解AR如何工作的唯一方法是建立AR并在其中進行自我測試。這是奇怪的遞歸:技術本身就是檢查技術效果所需的顯微鏡。
     
      有些人對新技術會產生新的危害以及我們在采用預防原則時愿意放棄這些風險的想法感到非常沮喪:除非證明是安全的,否則不要允許新技術。但這個原則是不可行的,因為我們正在更換的舊技術更不安全。每年有超過100萬人在路上死亡,但是當他們殺死一個人時,我們就會毫不留情地抵制機器人司機。我們對社交媒體對我們政治的不利影響感到不滿,而電視對黨派的黨派影響遠遠超過Facebook。鏡像世界肯定會受到更嚴格規范的雙重標準的制約。
     
      鏡像世界的許多風險很容易想象,因為它們與我們在當前平臺上看到的風險相同。例如,我們需要在鏡像世界中使用機制來防止偽造,阻止非法刪除,發現惡意插入,刪除垃圾郵件以及拒絕不安全的部分。理想情況下,我們可以通過對所有參與者開放的方式來實現這一目標,而不必像一個占主導地位的公司那樣涉及一位老大哥的監督者。
     
      區塊鏈一直在尋找自己的位置,并確保開放式鏡像世界的完整性可能就像它誕生的那樣。現在有熱情的人正在研究這種可能性。不幸的是,不難想象鏡像世界被政府廣泛集中的場景。我們仍然可以選擇這個。
     
      毫無例外,我所談到的這個領域的每一位研究人員都敏銳地意識到這些不同的路徑,并聲稱正在努力建立一個分散的模型——出于多種原因,包括集中和開放平臺將更加豐富、更強大的主要原因。谷歌AR和VR副總裁Clay Bavor說:“我們希望每次有人使用它時都能提供更好的開放服務,比如網絡。”
     
      鏡像世界將引發重大的隱私問題。畢竟,它將包含十億只眼睛掠過每一點,匯聚成一個連續的視角。鏡像世界將從其大量的眼睛和其他傳感器創建如此多的數據——大數據,我們無法想象它現在的規模。為了使這個空間領域發揮作用——使所有地方和所有事物的虛擬雙胞胎與真實的地方和事物同步,同時使其對數百萬人可見——將需要跟蹤人和事物到一個只能被稱為完全監視狀態的程度。
     
      我們對這些大數據的幽靈反思性地反彈。我們可以想象它可能會傷害我們很多方面。但是有一些方法可以讓大數據對我們有益,而重要的是鏡像世界。將大數據文明化以使我們獲得的收益超過我們失去的途徑是不確定的,復雜的,并不明顯。
     
      但是我們已經有了一些經驗可以告訴我們對鏡像世界的態度。良好做法包括強制透明度和對涉及數據的任何一方的問責制;信息流中的對稱性,使觀察者自己受到關注;并且堅持數據創建者——您和我——從系統中獲得明顯的好處,包括商業化收益。我樂觀地認為可以找到一條可行的路徑來處理這種普遍存在的數據,因為鏡像世界并不是它積累的唯一地方。大數據無處不在。我希望通過一個新的開始,鏡像世界是我們能夠首先解決這個問題的地方。
     
      5)虛擬與真實世界的交互 十年后才會成熟
     
      從早的互聯網讓人激動人心的突破來看,數字世界被視為一個無形的網絡空間:一個與物理世界分離的無形領域,與物質存在/現實世界不同,這個電子空間可以建立自己的規則。在許多方面,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確實并行運行,從未相遇。在虛擬中,有一種無限的自由感,通過與物理形式脫節而釋放出來:沒有摩擦、重力、動量,以及阻礙我們的引力約束。誰不想逃進網絡空間,成為好(或壞)的自己呢?
     
      鏡像世界扭曲了這一軌跡。這個新平臺不是繼續兩個獨立的領域,而是將這兩個領域融合在一起,以便將數字位嵌入到由原子構成的材料中。您通過在物理世界中進行交互,移動您的肌肉,踩踏您的腳趾來進行虛擬互動。羅馬廣場上有著名的噴泉的信息可以在羅馬的噴泉中找到。為了對180英尺的風力渦輪機進行故障排除,我們對其數字重影進行了故障診斷。在你的浴室拿起一條毛巾,它變成了一個神奇的斗篷。我們將依賴于這樣一個事實——即每個對象都包含相應的位,幾乎好像每個原子都有它的虛擬化身,每個虛擬化身都有它的外殼。
     
      我想鏡像世界至少需要十年時間才能發展到足以被數百萬人使用,幾十年才能成熟。但是,我們現在已經足夠接近這項“偉大作品”的誕生,我們可以粗略地預測它的特點。
     
      終這個融合的世界將是我們星球的大小。這將是人類偉大的成就,為數十億人創造新的財富水平、新的社會問題和無數的機會。還沒有專家來創造這個世界:你還沒有遲到!
     
      (原標題:未來的感官世界是怎樣的?AR將衍生下一個大型技術平臺:鏡像世界)

    我要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新聞

    智能早新聞:華為起訴新進展、第九大行星或現身 2019-03-11 09:26:35
    智能早新聞,盡覽天下事。3月11日,中國智能制造網為您帶來今日早間資訊:華為起訴美國政府新進展;太陽系第九大行星或現身;2019中國航天亮點頻頻……
    科技可以解決的十大全球性挑戰:人工智能多次上榜 2019-03-04 14:39:21
    如今,我們既共享著科技帶來便利與繁榮,又被層出不窮的難題所困擾。近日MIT列出了技術可以解決的十大全球性挑戰清單,涉及了人工智能、醫療、環保等多個重大議題。
    人工智能和醫療技術在未來將如何發展 2019-03-02 10:25:13
    聊天機器人通常被認為是在網站和其他消費者情況下進行客戶服務和客戶篩選時,但是由于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促進了聊天機器人的興起和應用,這將在多方面顛覆醫療行業。

    版權與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智能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浙江興旺寶明通網絡有限公司-中國智能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智能制造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非中國智能制造網)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第一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不想錯過最新資訊?

    下載智能制造APP

    一鍵篩選來訂閱

    信息更精準

    圖說智能 更多


    關于我們|本站服務|會員服務|商站通服務|旗下網站|友情鏈接|誠聘英才|意見反饋|熱詞搜索|頻道

    中國智能制造網 - 中國工業4.0時代智能制造領域“互聯網+”服務平臺

    Copyright 2019 gkzhan.comAll Rights Reserved法律顧問:浙江天冊律師事務所 賈熙明律師

    客服熱線:0571-87756395采購熱線:0571-87759926媒體合作:0571-89719789

    客服部:采購部:編輯部:展會合作:市場一組:市場二組:

    2019廣東工博會
    關閉


    關閉
    贵州11选五中奖规则